[百家话小康·文化生活篇 – 从读者到馆员]

百家话小康·文化生活篇 | 从读者到馆员
从进大学到读研结业,许多时刻我不是在校图书馆,就是在去校图书馆的路上,由于在图书馆里有“诗和远方”!我爱读书,不只由于家庭几代人中有许多教师;也不只由于家中就数书最多,朋友们称作“小小图书馆”;更由于我与家邻近的静安区图书馆有缘。
静安区图书馆(下称“静图”)原也是我父亲学生年代的乐土,在他进馆阅览的年代,图书馆馆舍还只有现在俗称“海关楼”(最早为“海关图书馆”)的部分,其时找书也处于“卡片”年代。我出世后至进大学前,亲历了静图的扩建:先有后大楼,再造前大楼,两楼相连后构成“综合楼”(相对于“海关楼”而言)。图书馆保藏从“闭架”转为“开架”,读者可在书库里随意翻阅。我也常常在一排排书架中“络绎”,在书海里安闲漫游。
上世纪90年代末,静图收购了贵州出书社出书的一整套“阿加莎·克里斯蒂小说”。作为“阿婆”迷,我兴奋不已,暑假里常常泡在馆内阅览,有时把自己也当成“波洛先生”与“马普尔小姐”的帮手了。静图的保藏资源非常丰厚,高中时我和同学在这儿一同查找研究性课题材料,我们都夜以继日,但收成不小,获得优秀成果。这时的图书馆也添加了电影放映等活动。大学期间与这儿有点“小别”之意,等读研结业,我与静图的“缘分”更深了!
不少亲戚朋友、教师同学都说也许是天意,的确我经过事业单位一致考试进入静图作业,成为馆内一员。我虽还“与书为伴”,但从读者变为了馆员,多个岗位的实践使我更明晰地认识到新年代图书馆的开展。纸质书刊与电子资源共存,线下阵地和网络空间一起服务。活动内容进一步扩大,各式讲座、展览、沙龙包罗万象。约请许多“大咖”,深受读者欢迎。静图已成为一个融保藏、借阅、活动、学习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公共文明空间。
我爱阅览,也爱静图。静图的前史是上海文明兴隆开展的一个缩影;静图的改变是中国经济、文明、社会建造蒸蒸日上现象的反映;静图的开展是读者对阅览、文明需求添加的表现;静图的立异是图书馆馆员习惯新年代、学习新技术,共同努力建造保藏、热情周到服务读者、开动脑筋规划活动的成果……全民阅览、图书馆建造、文明开展是构成小康社会的重要部分。“文明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魂灵”;“阅览是一种照亮心路的对话”;“‘天堂’应该是图书馆的容貌”。(吴佳蔚)